金陵晚報訊(記者 蘇麗萍)昨天,記者從南京市衛生局官方微博“健康金陵”上獲悉,南京市口腔醫院被打小護士已於20日上午康復出院。通報稱:“陳護士經過前期積極治療,已經康復,雙下肢恢復行走,於20日上午出院。醫生囑其繼續加強功能鍛煉。”
  在十天之前,市衛生局以同樣的微博賬號公佈了“小陳護士經綜合治理,下肢肌力已經基本恢復正常,下一步將繼續進行雙下肢功能康復訓練”這樣的信息。從今年2月25日凌晨,陳護士被住院病人董某母親袁某某以傘柄擊打造成雙下肢癱瘓(雙下肢肌力二級)的傷情以來,至昨天整個事件過去了55天。
  南京市衛生局先後四次官方通報陳護士的傷情恢復情況:3月4日通報“由於外傷導致脊髓一過性損傷和急性應激反應共同作用所致的雙下肢癱瘓(雙下肢肌力二級)”,3月10日通報“雙下肢肌力部分已經恢復到Ⅲ級,雙下肢可以床面移動,並可短時間地抬離床面”,4月10日晚間通報“下肢肌力已經基本恢復正常”,及至昨天通報“康復出院”。
  事件
  回放
  2月25日 江蘇省科學技術館幹部袁某某因發生衝突持摺疊傘隔著護士工作台敲打了陳護士肩背部兩下,江蘇省檢察院宣傳處處長董某某與前來制止的醫護人員發生推搡,後被人勸開。
  3月6日 事件嫌疑人袁某某(女),原江蘇科技館副館長,被警方刑事拘留,將依據傷情鑒定結果依法處理;另一涉案人員董某某被行政記大過處分,免去省檢察院宣傳處長職務。
  快評
  暴力的悲劇何時不再
  有病不避醫。婦產科男醫生遭產婦家屬暴打悲劇的尷尬,屢屢上演,實在是社會的悲哀。某網站公佈了一項調查結果:當你在婦科門診遇到男醫生時會怎麼辦?參與的網友近13000人,41.36%的受訪者表示“感到非常尷尬和難堪”,會拒絕就診。
  然而國外不同,國外98%的婦產科醫生都是男醫生,所以國外的女人看婦科,面對男醫生不會有任何的心理壓力,對自己的隱疾也會坦白相告。
  要消除這樣的尷尬,防止悲劇再度發生,需要傳統觀念的改變。不過,改進思想觀念並非是醫生的義務,更不是就診的前提,醫院不可能只給思想解放的病人看病,恐怕還需要法律制度的跟進。同時醫院不妨更加人性化一點,允許患者有自主選擇男女醫生的權力。 人民網
  相關新聞
  沭陽婦產科男醫生被打顱底骨折
  婦產科不歡迎男醫生?南京婦產科男醫生占1/3
  19日上午,沭陽縣南關醫院24歲的男醫生劉永勝在走出辦公室後,突然遭遇三名男子襲擊,隨後,劉永勝全身抽搐、耳鼻流血、陷入昏迷。20日送往南京救治。據報道,男醫生被打的原因是,他去查房檢查產婦傷口愈合情況,產婦丈夫對他的男醫生身份不滿。
  記者從南京市衛生系統獲悉,目前南京的醫院中,婦產科男醫生占了1/3,不少男醫生表示,以目前南京的情況來看,很少遇到類似的事情。
  疑問
  婦產科,男醫生走開?
  昨天下午,記者聯繫上南京市第一醫院神經外科羅良生主任,他表示,目前這名男醫生被確診為顱底骨折,腦震蕩,外傷後癇性發作,右耳道出血,鼻腔出血。剛送入醫院時,人處於半清醒狀態,嗜睡、煩躁等癥狀,頭面部軟組織挫傷。隨著進一步治療,目前,他的病情相對穩定。
  羅良生主任表示,如果這名患者只是偶爾一兩次出現癇性發作,那麼問題不大,如果長時間地出現這樣的癥狀,那麼就會被診斷為外傷後癲癇,這種情況很可能就是一輩子的了。
  南京市衛生局法監處胡曉翔處長表示,其實,通過比較你就會發現,在社會各個領域,各行各業,很多男性做得非常優秀,包括婦產科、乳腺科等以女性患者居多的科室。同樣,有調查顯示,在婦產科這一領域里,越來越多的男醫生唱著主角。目前,南京各大醫院的婦產科中,男醫生所占比例大約是1/3。
  尷尬
  有女患者見是男醫生會換號
  隨後,記者聯繫上南京市婦幼保健院婦科蘇亦平主任,他表示,目前就他所在的科室中,男醫生占了近一半多,大約有20名左右。以他多年從醫的經驗來看,南京的患者相對而言比較大氣,在看診時,並不太會因為男醫生的身份而出現一些尷尬的事情。
  但也有一些女病人,在掛號時並沒有註意到自己掛號的是一名男醫生,而她們一走進診室,發現坐診的是一名男醫生後,她們便要求退號,重新掛女醫生的號。這時,蘇主任也不會有什麼想法,直接同意其換號。
  胡曉翔處長坦言,其實,對於治病而言,無論這名醫生是什麼性別,只要他們有高超的技術,有著一顆治病救人的心,盡職盡責地將病人的病治好。
  一位婦產科男醫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醫生查房檢查病人傷口是很平常很普遍的事情,如果這都算侵犯患者隱私,那麼到醫院看病,除了腦外科外,就沒有不侵犯隱私的了。說完話,這名醫生重重嘆了口氣。孔曉明 蘇麗萍  (原標題:口腔醫院被打護士康復出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u27guqory 的頭像
gu27guqory

地瓜奶酪

gu27guqo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